[阳光书评]在云端——《刀锋》

2019-04-09 15:24:31???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部 王旭童

  毛姆给年轻人提供了一种思特里克兰德式的反现实的个人英雄主义。于是毛姆的作品被年轻人奉为圭臬。
  《月亮与六便士》给毛姆打出了极为响亮的名头,《刀锋》的产出也便顺水推舟似的发生了。如果说《月亮与六便士》是以画家高更为原型进行创造的话,那么《刀锋》里的拉里.劳伦斯.达雷尔则让有的人看到了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影子。


  
  旅行,这在近几年的网络中是一个热词。旅行达人被这一代的年轻人视为精神信仰,试问,谁不想沿着川藏线一路向西,亲身感受一步一叩首的信徒的虔诚信仰,谁不想潜入巨树遮天的西双版纳,体验自然的狂野,谁不想骑马奔驰在呼伦贝尔一望无际的草原,嗅着带着青草芳香的疾风,可是,你真的认为你喜欢这些吗?剧烈的高原反应,粗俗原始的民风民气,沼泽里的水蛭,遍地的毒蛇,人类手掌大小的狼蛛,狭小的居住环境,没有热水没有新鲜水果,远离你赖以为生的网络,你确定自己喜欢这种旅行吗?旅行有一种特殊的象征意义——逃离。
? ? ? ? 的确,我们被社会压抑的太久,在这个创造决定价值的时代,我们都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平庸,我们需要渠道进行宣泄,于是我们发现了毛姆,原来,不需要金钱,我也可以环游整个世界,原来追寻自我可以收获这么多,年轻人把毛姆视作了精神向导。我们开始鄙夷周遭为金钱奋斗的人,我们发现我们的目标是多么与众不同,我们的目标是多么纯洁高尚,追寻自我,听起来充满了哲学气息,通往天堂的巴别塔就在眼前,得救之道就在其中。

? ? ? ?
  ?有一份天真的童稚,被称做理想主义。
  《旧约》里讲到人类为了与上帝对话,建造了通天的巴别塔,上帝看到后十分惊恐与震怒,于是大手一挥,人类开始讲起了不同的语言,巴别塔自然也再也建不起来了。毛姆的作品无疑给了年轻人一种精神力量去追寻理想生活,可是事实真就如此容易吗?

? ? ? ?
  毛姆在《刀锋》里塑造了多样的人物,喜欢混迹上流社会世俗虚伪的艾略特,毛姆却着重表现了他的善良忠诚仁慈,依靠成为情妇养活自己的苏珊维鲁娜,也散发着一种聪颖智慧的女性魅力,混迹巴黎底层,放浪形骸的索菲,毛姆也不乏赞赏,所有人物都刻画得十分成功,但这些都掩盖不了毛姆对拉里不经意间表达出的赞赏。他笔下的拉里是超脱自然的,可以抛弃所有财产去纽约做一名机械工人,可以离开自己的青梅竹马,去印度追寻生命真谛,可以不顾所有人反对,放下身姿去娶一名妓女,目的只是为了拯救他的灵魂。毛姆急着把敬意献给一个早早继承遗产的空想家,讽刺的是拉里在印度感悟到生命就是接受一切时,却不能接受一个“造福社会”的工作。
? ? ? ? 小说总归只是小说,拉里也不过是一个夸张虚构的人物,若是把此道当作人生意义的路灯,那到也真就成为了一个童心未泯的空想主义者。



栏目编辑:王旭童

?